•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都市艳遇指南

    时间:2017-04-13
    正文 第001章 被撞了
      大清早,叮呤呤几声闹钟响声过后,林金伸伸懒腰,从床上爬起来。
      “郁闷,暑假这么快就完,今天貌似该去学校报到了。”
      林金喃喃自语说道。吃饭早餐后,林金晃晃悠悠的骑上脚踏车往Z市广大的方向荡去。
      今天真是热闹啊,林金感慨着。原本宽敞的学校门口几乎都被车堵住了,只留下一条大约2米左右宽的过道。可是看着别人都有父母相送,林金的脸抽搐了一下,心情不由郁闷起来。
      10岁那年,林金刚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他的父母就在一起车祸中双双撒手离去,留下他孤单一人。由于缺少人关爱,林金身上出现了男士单独生活会出现的诸多陋习,比如自身的仪态。林金的头发总是留的很长,甚至前额的头发遮住了大半的脸,估计也只有他的死党周时才会知道他的真面目。
      如今已经过了俩年,回忆起那段灰色的日子,林金总是有种伤心黯然的感觉。他摇了摇头,驱走自己心里的羡慕和苦闷,推着车子来到人群中,走到学校通知栏前,在初中1班的名单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眨眼间,开学一个星期了。林金这才从别人口里知道现在的班长叫吴暖凤,文娱委员李梦媛,至于其他的班干部乐鸣都不认识,不过他也懒得去理会。
      “金哥!”
      当林金正幻想自己到NBA后如何风光的时候,周时的到来让他回到现实,狠狠敲了他一闷棍。
      “想什么咧,笑的这么淫荡!”
      周时拿手在他面前晃晃说道。
      “靠,什么叫淫荡,你丫的裤子还穿不正呢”林金一脚向周时踢去。
      “哇,你什么地方不踢,咋老是踢我性感的屁股!”
      周时摸摸臀部叫嚷着。敢情老大对屁股有特殊爱好吧,难道老大有性倾向?周时不由自主的想到,不过这个话他可不敢说出口,只是打了个寒颤。
      林金灿烂地笑了,只有对着这个朋友时,林金才不吝啬自己的笑容。
      老大平时对别人总是一幅冷酷的样子,似乎别人都勾不起他说话的兴趣。也因为这样,只有周时才知道林金有多帅。还好他留着长发,要不MM都被他迷住了,自己还泡个P啊,周时露出一个傻笑。
      下课后,林金与周时逃窜般跑到了校门口才停下脚步!接着,周时摇摆着走了几步后说:“老大,你注意没,街上的MM真是大方,穿这么性感的超短裙,嘻嘻……”
      林金听得不耐烦,一记佛山无影脚往他屁股上踹去。周时这丫正边走边盯着街上的MM猛看,忽然感觉到一股冷劲从臀部传来,身体立刻就不由自主的往前面跌去。
      周时爬起来坐在街上委屈道:“老大,街上这么多MM圆翘的美臀你不喜欢,就只会虐待偶的屁股,我跟你没完!”
      说完就咧着嘴从地上蹦起来,张牙舞爪的往林金追去……
      与周时分道后,林金小跑着往回赶。突然,一个蓝白色的人影进入视线,林金忙定神望去。晕,原来是个小萝莉,大概10岁的样子。不过,长的还真可爱的。林金正幻想着小萝莉长大了是什么样子的时候,猛的见到一脸车从高速公路上飞过来。不巧的是,这个小萝莉不知道掉什么东西了,还在地上找个不停。
      林金急忙喊了一声:“小妹妹快让开!”
      边说边向小萝莉的方向飞奔过去。
      车上,李梦缘正沉浸在DJ的渲染力和飚车的刺激中。猛然间,她发现车前面一个蓝白色的身子在路中间蹲着。她大脑唰的一下一片空白,车就这么往前冲去。
      车就快来了,林金猛的一跃,身体撞向小女孩,一把推开了她,而他自己就没有办法移动身体了,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车朝自己开过来,他脑海中一个念头瞬间闪过:“这次死定了,不过也好,可以跟爸爸妈妈团聚了!”
      想着,他嘴角中不由露出了微笑。
      随着嘣的一声,车撞上了林金。伴随着一阵长长的刺耳刹车声音,车停下了,李梦缘赶紧下车,看到具体情形后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林金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的,在他的身下,正流淌着一大泊血。而此时,李梦缘才意识到自己撞了人,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同学。
      她急忙把车打了个转,停在林金身边,费很多的劲才将林金抬上车。赶忙给周时挂了个电话,随后,李梦缘用风一样的速度驾车连闯几个红灯飚到了医院……
      手术室外,周时对着李梦缘咆哮:“你怎么开车的,竟敢开那么快,以为早死早超生吗?”
      李梦缘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而秀发也遮住了她的脸容,看不到她的脸上的表情,但是可以看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动。
      “不说话就行了,老大一个人孤独过了俩年。俩年前,老大的父母出车祸去世了,就留下他一个人,老大硬是没和一个人说,孤苦伶仃的生活了俩年,现在老大又”林金进了急诊室已经2个小时,而且生死未明,周时想到凄惨处,再也压抑不住哭了出来。
      手术台上,林金意识已经模糊,即使医生用那细小锋利的手术刀一刀刀将他的皮肉剥开,但是这样也只是使他眉头下意识皱上几下而已。此时的林金感觉自己走在了一条漆黑的通道上,冷冷的寒风不时呼啸着从耳旁吹过。道路狭窄细长,林金看不到它的尽头。这时,林金的耳边回响着自己母亲咽噎的声音:“小金,你不要过来,快回去!”
      “妈妈,我好想你啊!一个人的生活真的好难,不过你看我都已经张大了,妈妈不哭啊!”
      林金轻声哭泣起来。
      “妈妈知道小金是最乖的,以后记得好好生活下去,不要让妈妈跟爸爸担心!”
      “我记住了!”
      林金拭擦着眼睛里的泪水。可是,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妈妈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妈妈,妈妈……”
      林金竭尽全力嘶喊着,可是弥留的人影早已被埋没在漆黑的通道中。
      过了许久,手术室的灯熄了,手术室的门也被打开。杨飞急忙的围过去,眼泪也忘记了擦掉。
      “请问谁是家属?”
      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首先问道。
      “我大哥情况怎么样了?”
      周时几乎同时问道。
      “伤者比较幸运,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他右腿伤到筋骨,以后注意不要做激烈的运动就可以了。”
      医生拭擦一下额头上的大汗轻松说着。
      周时心想:还不算是太坏,只是以后不能打球了,不过对于老大的打击已经够大了。老大没别的嗜好,就是喜欢打打篮球。父母逝去后,篮球似乎成了他唯一的寄托,郁闷的时候会对着篮球发泄,高兴的时候也拿着篮球疯狂一下。他家里那块原来没有球场,每次都是骑车跑很远去找球场打球。自己受他的影响,也有时候跟着打打球,虽然老大说自己打的很臭,可是从别人口中了解到自己的技术还是蛮好的。
      一阵白光闪过,林金周围的漆黑全部消失了。他错愕中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俩张急切的脸,其中杨飞脸中还带着泪花。
      “我不是在冥界吗?你们怎么也跟来了?”
      林金不解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极为低沉,让人一听就知道他身体的虚弱。
      “老大,你终于醒了!你是到了冥界,不过阎罗王不肯收你,这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周时开心地咧起嘴。
      听到周时的嘻言笑语,林金终于回过神。他先是微笑着看了一眼李梦缘,然后才把视线移到杨飞身上:“我没事,你们回去休息吧!我累了,想要休息一会。”
      林金说完不再理会周时俩人,径自闭上了眼睛。
      看到林金的表情,杨飞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李梦缘打了个眼色,然后离开了病房。


    正文 第002章 差距
      傍晚,夕阳西下的时候,林金所在的病房里来了一位满头银丝的老人。他没走进林金所在的病房,林金就感觉到了。
      等到房间的木门打开的时候,林金忽然发现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一种窒息的感觉油然而生,而导致他出现这样的情况的原因就是出自老人。林金此刻感觉到老人身上存在一种气势,犹如泰山压顶般当空笼罩下来。
      “小金,不用紧张!难道你不记得我拉?”
      面容苍老的老人微笑着问道。
      岁月磨灭了青春的痕迹,踏过了年龄的轮齿,只给老人留下了沧桑的脸庞。可是,林金却没有认为老人已经是日暮西山,相反的是,林金给予眼前的老人足够的重视,他正眼都不眨地看着眼前的老人。
      突然听到老人的问话,林金先是一愣: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这不会是巧合吧?接着,林金摆摆头,表示不认识突兀前来的老人。
      “俩年前,就在你父母下葬的第二天,我不是跟你在那片树林中偶遇一次吗?你再仔细想想!”
      老人依然保持着那副慈祥的笑容。
      林金搔搔头,努力回想着。几秒后,林金突然艰难坐起身说:“我记得了,您就是当年那个叫郝老的老大爷!”
      “呵呵,你终于记起来了。”
      郝老找来凳子坐了下来。
      “老大爷,才俩年不见,您的头发就全白了,记得当年您只是鬓角长着一丝银丝,现在……”
      林金不胜唏嘘说道。
      “岁月终究是不饶人呐!这次出来,到你住的地方去看了看,发现你没在家,打听之后才知道你正在医院,所以我就赶了过来!”
      “时间还真是个杀人于无形的慢性杀手,不知不觉间,俩年就这么过去了,他们已经走了俩年了”想到早已逝去的父母,林金眼睛里泪水模糊了眼眶。
      “黑夜终究过去了,放开一点吧!”
      老人开口安慰,顺便用手去摸摸乐鸣受伤的腿部。
      “恩”听到老人的开劝,乐鸣点了点头。
      “你的腿伤到筋骨了,一时半会是治不好拉。假如过些日子还不见好转,你就跟我到深山去静心修养,再配合我的偏方,相信不久就会好起来的!老人思考一下后说道。
      接着,他把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递给了林金,然后转身走出了病房。
      一个星期后,林金右腿的伤势不见好转,而身上其他地方的伤疤倒是逐渐消失。继续这样跟重大的西药打交道也不是办法,几经思绪,在医院的病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星期后,林金决定出院。虽然去办理退院手续的时候,医生百般劝说,可林金依然坚持了自己想法,即刻出院。
      “空气真是新鲜呐!”
      林金拍着前来接送自己出院的死党周时的肩膀开心说道。
      “老大,我们现在去哪里呢?”
      周时也是兴奋得很。
      “先走走再说,我有好久都没有活动过身体了,感觉有点硬邦邦的。”
      林金甩动了自己的胳膊几下。
      “也好,有我在你也可以放心,我会小心看着你的,你不要担心我再看街上的MM哦!”
      周时说完又露出了淫荡的笑容。
      “一看你这笑容,我心就闷得慌,不走了,我去珠江河畔看美女去!”
      “就遂老大的意愿,我也想去那里啊,毕竟那里的MM可不是一般漂亮!”
      周时呵呵笑道。
      “你看,这么快就恢复了你的色狼本色拉,看来你天生就是淫荡的人!”
      林金大笑起来。
      “淫荡怎么拉,今年最流行的就是淫荡!”
      周时对于林金的嘲笑不以为意。不过,接着就收到了林金的一个鄙视之眼。
      “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林金对周时说道。
      周时嘴角动了动,本来他还想说点什么的,可是看到林金那坚定的表情后,他只好点点了头:“你的腿伤还没有好,不要走太久!”
      “知道了,你Y的废话就是多!”
      林金脸上勉强地挤出了一丝笑容。如果不是知道周时是真的关心自己,林金还懒得鸟他。
      “我先走了,如果跟MM邂逅,记得通知我哦!”
      周时说完落荒而逃。他看到林金即将暴走,周时担心自己如果不立刻走,可能接下来就会吃到林金的拳头。
      “去哪里好呢?”
      “珠江河畔,我又来了!”
      林金喃喃说完拖着伤腿缓缓离去。
      等林金的身影就快消失在视线的时候,李梦缘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眼角泛着泪花的她小心地跟着林金的方向赶去。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身心已经在慢慢沦陷,而且越来越深,越来越深。
      傍晚,夕阳的余晖映照在美丽的珠江河畔,犹如天空中撒下一面金黄色的光网罩住了水面,感觉异常晃眼。江边,随着一日的酷暑接近尾声,江边的人流逐渐增多。
      惬意散步的人群中,林金正手持护栏眺望着远边天际。凉风拂来,林金齐肩的长发轻轻飘动,原先被长发遮住的前额也显现出来。可是,不经意间,一朵哀伤也从心头升起。
      想起过往的日子,林金情不自禁叹息了一声,可是顷刻间就被人流中的杂声淹没,消散风中。不远处,李梦缘一直紧紧盯着林金看。虽然相隔二十多米,李梦缘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林金内心的悲伤。
      在医院那天,从杨飞的口中得知林金的父母早已离去后,李梦缘的心就像是突然被大石压着,让她心里感觉很是难受。所以,看到林金的时候,她的心里总带着一丝怜悯,加一丝悲伤。
      “小子,又是一个人在这里啊!”
      一位小老头走过来问道,他长着有点瘦小,但是那一双眼睛却还是精光闪烁,让人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感觉他精神充沛。
      “是啊!”
      林金无精打采说道,眼睛还是紧紧望着远方。
      “我退休了几年,你就这里站了几年!哎,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
      “老头,你说人死后是不是真的会在另一个世界存活呢?”
      “傻小子,尽问一些傻问题!如果真的可以,那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科学家在研究克隆技术了!”
      远处的李梦缘看到一个小老头走近了林金,在跟他嘀咕着什么,可惜她听不到,这让她心急如焚。当她试想着靠上去的时候,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接完电话后,李梦缘不甘地看了林金的方向一眼,转身离开了!
      “前几天,我梦见了我的妈妈,她现在瘦了……”
      林金终于把眼光从天际边收回来,正面面对着小老头。
      “人死不能复生,你好好生活就是对她们最好的安慰!走吧,我们下一把棋,这次我要报仇,杀得你片甲不留!”
      小老头说话嘴中发出奸诈的笑声。
      “你每次都这样说,可每次都是弃子投降,真受不了你!”
      林金说完跟着小老头走去“真够窝囊,才赢俩局!这个实力的差距可不是一般地大!”
      第二十局的时候,小老头再次在苦恼中弃子投降。
      “意料之中,那我也回去了!”
      林金说完起身向小老头告别。不过,他脸上露出神情洋洋自得的笑容,嘴上还哼起了小曲。
      “下次我一定要报仇,你小子等着!”
      那小老头看到林金那快乐的样子,他恼怒中再次萌发了战意。
      “哈哈,少来拉,下次你一样会给我虐待的!”
      林金说完摆摆手大笑着转身离开了。


    正文 第003章 挨揍
      此时,已是晚上7点,街边的路灯已在陆续亮起。林金在街边随便找了一个快餐店,填饱自己食物空缺的肚子。走出小饭店的时候,林金挺着肚子,不住打着嗝。味道只是一般,亏我还吃这么多!林金摇摇头自嘲着想到。
      灯火璀璨下的城市,弥漫着大都市的奢靡气息。绝对的繁荣,造就绝对的堕落。现在离夜幕降临只是不到一会,所有的酒吧或者娱乐场却已经热闹不凡,进出的人不绝于眼。
      “有钱人就是会享受!”
      林金心中感叹,思绪飘絮回到童年的时光。十岁生日的那天,他的父亲带他逛了海洋娱乐公园。那时,海洋娱乐公园是游客最多的时候,因而票价贵的出奇,一张票的价位是一百人民币。
      公园的门口时常站满一些小孩子,他们没有足够的钱买门票进去,因为一张门票要一百块,这对于当时的小孩子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所以他们只能在外面干望。
      林金的父亲带林金去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给俩百块买了票。每每想起其他孩子羡慕的眼光的时候,林金心里就美滋滋的。
      “妈的,走路不带眼睛吗,竟然乱撞!”
      就在林金沉浸在美好记忆的时候,他撞到了人,踉跄了一下,随后就听到了那人的叫骂声,而且是粗口不断。
      “对不起啊!”
      林金赶紧皱着眉头向那人道歉。
      可是,他抬起头看向那人方向的时候,他张大嘴巴惊讶地说了一声:“萌萌?”
      “怎么,你们认识?”
      刚才被林金撞到后叫骂声不断的那人大声问着被他搂在怀里的青春少女,而且语气有点粗暴。
      “他,他是我以前的同学、、、”萌萌心惊胆颤地说,完后还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下他身边的男人。
      林金这时才看清了那人的面容,他长着一张凶神恶煞的方脸,满脸的胡须让人一看就会联想到AV中的虐待狂。他的年纪看起来三十岁上下,全身带着刺鼻的酒味,闻起来让人感觉极为难受。而他的旁边,还站着俩名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壮汉,并且也是满嘴酒味。
      “你都不是学生了,还同什么学,我看他八成是你养的小白脸!”
      搂着萌萌的汉子怒声道,百米外都可以听到他浑厚的声音。”
      “没有啊,真的不是!”
      萌萌颤抖着身体说道。
      “没有你这么紧张干嘛,你个婊子!”
      汉子一巴掌甩了过去。接着,就听到了啪的一声。
      “住手,我不管你是她什么人,但是你打人就是不对!”
      林金冲着那汉子叱喝了一声。
      也不知道那汉子是不是真的被乐鸣唬住了,他真的挺了下来,一把将萌萌推开,朝林金走近了一步。
      “你小子有胆量,敢对着大爷我大呼小叫的,知道我是谁吗?”
      汉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烟放到了嘴里,点着后抽了一口,这才缓缓说道:“这条街是老子我罩的,你小子竟然比我还嚣张!”
      汉子非常不屑地看着林金。
      “就是,连我老大坤哥都不认识,你还敢到这条街晃悠!”
      汉子旁边的一名壮汉轻蔑地笑道。
      “我不管你什么坤哥,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同学,而你刚才打了她一巴掌!”
      林金虽然这样说,但是声音却是小了不少。
      “不知所谓的毛头小子!”
      坤哥说完,惬意地吞吐一口烟雾后用大拇指撇了一下鼻子。
      “我就是打她,你能拿我怎么样啊!”
      坤哥背对着林金,无视他的存在。
      “我、我报警!”
      林金结巴着说。
      “哈哈,报警!真是个天真的孩子!”
      听到这话的坤哥掉转了身子,带着猥琐的笑容看着林金,而其他的俩个壮汉的表情跟坤哥几乎一致。
      “你给我过来!”
      坤哥这时朝站在一边的萌萌招招手。
      “他说要报警,说我刚才打你,你怎么说?”
      坤哥大声问着萌萌。
      “没,没有!”
      萌萌摸着脸上那五个通红的手指印小声说道。
      “大声点,他没有听到!”
      坤哥怒眼圆睁,看着萌萌。
      “我没有被你打过!”
      萌萌身体颤动了一下,看来受了不小的惊吓,大声说完后,低头轻声哭泣着。
      “他说自己是你的同学,你认识他吗?”
      坤哥盯着萌萌的双眼,怒火升腾地问着。
      萌萌艰难地抬起头,眼眶里已经被泪水沾满。望着满脸期待的林金,她最终还是轻轻摇晃了一下头。
      看到如此结果,林金心彻底碎了!他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萌萌,仿佛看到了一只史前恐龙。多年同学的情分就这样破灭了,极力甩了几下头,林金再次怒视着坤哥一群人等:“我混蛋,不该多管闲事!”
      林金恼怒着拍打着自己的脸。此时,头发已经将他的脸遮盖住,在黑夜下看起来有点恐怖的感觉。
      “坤哥,不要跟他计较了,走吧!”
      跟坤哥同行的一名汉子这时开口劝说。
      “也是,犯不着跟一个没有人教养的杂种扯淡!”
      坤哥鄙视地说道,那眼神,就像在看路边的一只流浪狗。
      “你说谁是杂种?”
      林金犹如暴起的雄狮小跨步到了坤哥的面前。虽然林金的年纪不大,但是他接近一米六的身高加上经常锻炼身体,看外表并不吃亏!
      看到林金像一只疯狗反扑过来,坤哥情不自禁往后碎了一小步,而他旁边的俩名壮汉却却向前跨了几步,跟坤哥的身体齐平,形成了三对一的场面。
      “给我狠狠揍他一顿,看他还敢这么嚣张!”
      坤哥带着赤红的脸色用手指指着林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