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弥雅[全文001~379]完

    时间:2017-04-13
    第001章   师父,我好疼

    我是洛灵犀,大昌皇帝的掌上明珠,。
    大昌历代公主都是文武全才,父皇对我更是疼爱非常,不仅在5岁时便赐我一座灵犀宫,更为我找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御宗左右护法为师。
    听宫里下人说起,御宗在江湖威望颇高,左右护法更是文武全才的双生子,相貌武功又都在江湖中排在前列。他们本不收弟子,但是见我之后改变主意,竟然愿意在宫中教习,让父皇得意非常。
    但是父皇不知道,这两个男人在我10岁那年,便打定主意要将我占为己有。那时我随大内侍卫去御宗总舵,第一次在江湖上露面,便有人说灵犀公主为天下第一美人。而那时我尚未长成,并且面戴轻纱,只留一双婉转流动的双目便让见到的人无不张口赞叹。但是我觉得师父却比我更好看。
    两个师父一名温崖一名温离,虽然一样长身玉立、风流倜傥,一样面如冠玉、目如朗星。但是寻常一站,便叫人分的清清楚楚。温崖谦谦君子,如同三月春风般温柔;而温离却不怒自威,面若冰霜。
    大昌规矩,公主皇子10岁便出宫独居,父皇又太疼爱我,导致我10岁便住着的这灵犀宫曲折悠长,富丽堂皇。宫殿呈吕字型。前后共有两个四合的大院围成。而我的卧房就在这后面一个口的最里面。下人都以为我不喜别人接近,才将丫鬟太监都远远的感到前院,他们却不知道,这是两个师父意思。
    每一天他们都尽心尽力的教我学习,但是随着慢慢的长大,我越来越觉得他们看我的目光好像看到美味的樱桃,好像要吃入口腹中去。
    这天早上我起床后,发现床上有血,起身一看,连亵裤上都是,吓得叫起来。丫鬟们见我这样,赶忙收拾了被褥和衣裳,又拿了一个布制的东西给我带上。御医请过脉以后就赶紧离开了。不一会,温崖师父变来到了床前。
    我抓住他的袖子哭道,师父,我流血了,肚子很痛。
    哪知他听了以后,只是牵起嘴角春风般的一笑,栗色的眼眸深处有一点光亮闪过,然后就摸着我的头发温柔的说,“犀儿,你长大了。女儿家长大了都会这样的。来,师父给你揉揉。”
    说着便扶我躺下,然后俯身躺在我的身侧,大手从丝绸锦被下伸入,隔着亵衣在我肚子上方缓缓的揉动起来。一股暖流随着他的大手进入皮肤,融入小腹,肚子渐渐舒服起来。我闭着眼睛,享受师父的温柔呵护。
    “嗯……”由于太舒服,我不自觉的哼出声。
    耳边听得师父的呼吸声渐渐的变重,他俯身在我身边小声说道,
    “犀儿,肚子好受了,嗯?”
    那一个嗯子语调是上扬的,让我听着心不由得一跳。那里呼啦一热流出了更多血。
    师父没听到我的回话,竟然将手伸入衣服下面,直接对着我的小腹揉起来,我的心跳的飞快,但是因为太舒服了,便由着他这么做下去。
    “舒服吗?犀儿”
    “嗯,舒服。”
    “师父让你更舒服一些,好不好?”
    我缓缓睁开眼睛,正看见他温柔似水的眼睛,忍不住说,
    “好,师父。”
    “乖”,他掀起被子,躺在我身边。抚在肚子上的手划过肚皮,竟在锦被下将我的亵衣掀了起来。撩到了酥胸上方。两只樱桃被丝绸摩擦,撩起了一丝异样的快乐。呀,师父。我吓得要起身,却被师父的大手按下。
    乖宝贝,师父不会害你的,听话。
    师父说完话,身子下移,竟然一口含住了左边的樱桃。
    “啊……”我不由的呼出声
    他一手仍然在小腹缓缓的揉搓,嘴里却大口大口的吮吸起来。应该抗拒的,但是这滋味实在是太好受,我忍不住随着他的吮吸,嗯嗯的哼出声来。“舒服吧犀儿,”
    “嗯,师父”
    他扬起头,摸着我的殷红的小嘴说,“乖,师父给你。随后一手抓住我的左乳揉动,口中含了右乳大口吞咽起来。”
    “呀,师父”,我好舒服……
    一股陌生的情潮从两个乳头牵扯到肚子里,一齐奔向了小腹下方,肚子一热,下面又流血了。
    师父的动作渐渐的加重,一手从胸下划到背后,伸到了雪臀下面。
    “师父,呀呀,你做什么。”
    师父终于放下了我两只乳房,从被子里抬起头来。
    “乖犀儿,你长大了,师父忍不住教你大人做的事,你要乖乖的学,嗯?”
    我深深的望尽师父的眼里,那温柔的目光好像潮水将我淹没,眼下波光闪动,像无底洞一样引我一起沈沦。我微微一笑,
    “好,师父”
    师父低头含住了我的小嘴,手在雪臀上揉搓起来,手指在臀瓣处,时而轻捏时而还按压着菊花那里。我手足无措,只能紧紧的抓着锦被。接受他温柔却沉重的侵犯。
    臀上的手忽的一紧,我皱眉啊的想叫出声来,结果一张口,师父的舌头却像灵蛇一样钻进了我的小嘴,然后滑滑的含住我的舌头,像吮吸酥胸那样吸起来。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覆盖在我上方,一手揉搓几乎跳脱出的雪白乳房,一手捏着臀瓣,食指竟然有一小节按进了菊洞口。我的身体越来越热,好像脱力般不知所措,只能呜呜的哼着,身下越来越热,那里也越来越痒,酥麻的想要叫。
    脑子昏昏沉沉,好像要晕过去了,师父终于将我的嘴放开,我像离岸的鱼儿一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只听他含着笑着的声音说,阿离,你回来了。
    我侧身,看到一身玄衣的师父温离就站在床边,平时冷漠的双眼好像暗含着一卒热火。他几不可见的牵唇一笑,沉沉的说道,“嗯,我来看看犀儿。”
    说着,绕到了床榻的另一侧,跟温崖师父一样躺到了我的身边。
    “师父,你们”
    “阿璃──”
    “嗯”我看这左边的温柔的师父
    “你跟师父在一起欢喜不欢喜?”
    我想了想“欢喜的很”
    “刚才师父那么对你,舒服不舒服”
    想了想,我老实说道,“舒服”
    “那两个师父跟你一起,让你舒服好不好”
    “好,师父”
    “看来我错过了不少东西啊”右边的温离师父冷冷的说,我闻言噤声,温离师父平时不苟言笑,说起话来也很是怕人。
    “宝贝犀儿,来,师父抱着你。”温崖师父靠在床榻,让我斜斜的躺在了他的腿上,然后又将手从上伸到了我的胸口,揉搓起来。我的后背对着温离,不知他在做什么。忽然后边一凉,他的手抓到了我的臀瓣上。因为从外面进来不久,还带着一丝凉意,
    “啊,疼”
    我忍不住叫出来
    “哼,才这样的力气就喊疼,不知道以后怎么哭喊了”
    邪佞的声音由耳边沉沉的传来,让我深深的恐惧起来。温离师父说完话之后,又在我雪臀深深浅浅的揉搓起来,四只大手,两在胸口两在后臀,让我时而舒服时而疼痛,比刚才的更加不知所措。忽然,后边的大手放开臀瓣,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后,大手竟然向前方流血的地方探去。
    “啊,师父,不要”
    “别怕犀儿,你阿离师父这次回去,就是为了给你拿回这医仙的如意丸,女子葵水的时候放入穴里,能够温经止痛,还能增加你的弹性,是大有好处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嗯,”我抓紧了温崖师父的衣摆,咬牙等着后面的动作。
    后面的大手从掀开锦被,将一只大手按在花丛的正下方,缓慢的揉搓起来。另一只手绕到前面,隔着月经带找到了花丛上方的凸起,用力的点按。
    一阵阵的酥麻从下面传来,我不由得呻吟起来
    尤带着童音的呻吟声不停从口中逸出,带出了意想不到的情潮。头枕着的地方有个硬硬的东西一下一下的拍打着头顶,温崖师父将我的头微微抬起,然后──他竟然将裤子退下了一半,一个如同我手臂般粗细的紫黑肉棒弹到了我的脸上。
    我抬头看着那个东西,那肉棒的上方好像一个蘑菇,顶端还渗出了晶莹的液体。温崖师父扶着那个东西放到了我的嘴边,跟我说,“乖犀儿,师父让你舒服了,你也让师父舒服一下把,”看着他温柔深邃的双眼,我用力点了点头。
    “要怎么做啊师父”
    “含着师父的肉棒,舔一舔就可以了。”
    闻言我双手扶住了那个硕大的肉棒。头实在是太大了,我的嫣红小口勉强含到半个头。想到师父刚才那么温柔的为我做的,就慢慢来的舔起来。
    这时下身忽的一紧,啊,温离师父的手指竟然伸进了带血花径里面。我口含着温崖师父的肉棒,根本发不出声音,只能呜呜的呻吟。前面的手指还在弹按着凸起,下面的手指带着微凉的药膏,在花径涂抹起来。不同于温崖师父的温柔,温离师父举动是全然的用力,下面的手指涂抹完就开始抽插起来,另一只手离开了凸起,竟然向着菊花口插去,啊,好痛。真的很痛啊。
    我呜呜的叫着,掉下泪来。
    仿佛听不到我的哭声般,花径竟然又伸入了一根手指,呀,不行了,我想要叫,头却被一向温柔的温崖师父狠狠的按下,强迫我吞吐着他的大肉棒。我不停的落泪,前边的肉棒噎得无法呼吸,后面两个小穴也遭受着狠狠的蹂躏。让我死去活来
    就在这痛苦将要到极点的时候,后面的菊穴竟然渐渐的抽插出一丝快感,逃避般的抓住那一丝快感,我慢慢的又呻吟起来。小穴里的两跟手指更加快速的抽插,头被按着上下吞吐肉棒,那痛苦中夹杂快感愈加强烈,耳边传来自己吞吐肉棒的呻吟,还有下身和手指摩擦出的噗噗水声,我身子越绷越紧,忽然后臀一痛,温离师父竟然咬住了我的雪臀。再也忍不住的情欲完全淹没了我,下身剧烈的收缩了起来。与此同时口中也忍不住用力,
    “啊──”只听温崖师父一声低呼,一股腥甜灼热排山倒海般的充斥进了嘴里。
    我脱力的躺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咽下那液体,下身也似潮水般泄了出来。我累的连手都抬不起来了。我侧过头,只见温离师父一只手满是血液,脸刷的一红,那是我的葵水。他邪魅一笑,从袖中掏出了一方洁白的帕子,将手上的血迹都擦到了上面。
    “啊啊啊……好丢脸”我将被子拉到头上,不敢再看他们。


    第002章   师父,求你们给我(限,高H,微虐)

    葵水初潮的那几天,两个师父怕我习武影响身体,停止了每天的教习,只让我在宫内好好休息。但是他们每天都要帮我敷药,还……狠狠的亲我揉搓我,用手指让我一次又一次尖叫哭泣求饶,真是羞死人了。每天晚上,我胸口雪臀玉腿都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吻痕掐痕,可第二天就像从小到大一样,变得玉雪一片,吹弹可破。两个师父似乎对此非常满意。
    葵水终于过去了,我觉得浑身充满了血液的腥味,迫不及待的命丫鬟收拾好宫内引入的温泉汤池,想要好好的泡一泡。灵犀宫在京城望山脚下,地下本就有温泉的泉脉,父皇命三百工匠日夜赶工,将泉脉引入了我宫中的汤池,以便我时常疗养强身健体。
    进了汤池,我怕身上有于痕被人看到,便屏退下人独自泡起来。池边硕大的玉凤口中不断流出温暖的泉水,屋内淡雾缭绕温暖舒适,不久我就迷迷糊糊的斜倚在大块的暖玉上睡着了。
    是被一阵酥麻的感觉唤醒的。
    “呜……”我半梦半醒,感觉身上如同羽毛般的被轻抚过。“啊……温崖师父”
    忽然胸前一阵刺痛
    “疼”我睁开眼,竟看的温离师父冷凝的目光。“温离……师父”
    “看来小犀儿不喜欢我”如冷冰碎玉般的声音
    “没有,师父”我喏喏的说,生怕他生气了
    “哦,那你为什么叫温崖?”
    “我……我是觉得刚才很温柔……不像是……你的……呀……师父,你干什么……”
    话没说完,师父竟从水中捞起我,放在了池边的软塌上。
    如同冷冰般的目光仿佛要将我吞进腹中一样,“我帮你长长记性”
    我裸身躺在床榻上,看着他“嗤”的撕开池边悬挂的玫红色薄纱,然后绑在我的眼睛上,前面突然变暗,只有淡淡的影子从红色中传来。“师父……我好害怕,你不要打我”
    “乖……师父怎么忍心打你”性感底沈的声音擦着耳垂传入耳中,带着一股异样的情潮,让人沈迷。“师父只是让你好好的记住我而已”话一说完,我就被他翻过身来。双手被压在头顶上方,我只能感受着他给予的一切。
    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低缓呼吸,耳朵被含到了他的口中狠舔轻咬,然后是脖子,后背……花径那里一动,好像有东西塞进去了,不是前两天那样凉凉的,反而有一股热热的感觉散发出来。“师父……”
    “嘘,犀儿,师父今天给你不一样的药,这药让你很开心,一会你就知道了”师父不带感情的声音贴着耳朵进入,竟然引发我的一阵情潮“呀……”有热热的水从那里流出来了。“呵……小骚货,刚刚放去那么一小会,淫水就流出来了”邪佞的声音不断传来,让我羞愧到了极点。手指倏的插入了花径“啊……好疼”
    “不管怎么插都是这么紧,想夹断我的手指吗?小骚货……”
    “呀呀,师父……”我像鱼儿那样扭动着,妄图伸手抓住他插入花径的手指。“不听话是吗?”“师父……”我眼睛含着泪水,不敢说话。手忽然被松开,放了我了吗?谁知呲啦一声撕布声音从耳边传来,然后我的双手就抓住,从头顶上面的两个镂花床架上穿过,死死的绑住。
    “不要啊……师父”对他的恐惧和身体内涌起的陌生情潮终于让我哭了出来。“啪”的一声,雪臀一痛,师父竟然打我屁股“小骚货,你知道你喊不要的时候有多么勾人吗,嗯?”耳边又传来他的声音,带着更加急促的呼吸声,“你的声音那么绵那么软,好像这嫩滑的身体一样,就是为了勾引男人生出来的”
    “呀……”大手划过裸露的后背,然后手指狠狠的插入了花径。“疼……呜呜呜……师父,我疼”“乖犀儿,等一会就好了”唇齿轻柔的在裸背啃添,手指却狠狠的抽插,两种不一样的感觉奇异的混合在一起,让我哼哼起来,小穴渐渐变得酥麻一片,“啊……啊……师父……那里好痒”
    “哪里痒?”
    “你手指插的那里”
    “是吗?”小穴中忽然一紧,好像又加入了一根。手指扩张的地方好像着火一样,狠狠的燃烧的我的理智,“啊……师父……再快些再多些,我要”
    “小浪货,果然是这么淫荡”那无情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却让我身体里的情欲更加疯狂燃烧。“狠狠的插我师父……啊……”
    手指抽插的速度更快,又一根手指加入了。疼,好疼,但是却疼的痛快淋漓,身体里的欲望越积越多,身体紧紧的绷起来,“啊……”小穴疯狂的抽搐,淫水从穴道里喷涌出来,竟连臀下的丝绸都濡湿了。我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再发不出一点声音。忽然一股熟悉的腥味传来,一个火热的大棒抵到了唇边。“张开嘴,小骚货,好好的舔我”“呜……”还来不及反应,火热就迅猛的插入了樱桃小口,好紧。我舌头被抵在下面,狂乱的舔着。忽然下身一阵湿热,
    呀呀呀,师父竟然含住了我的花瓣
    “呜……”他在咬扯我的花瓣,大舌头也伸入了花径,不停的抽插。“呜呜呜呜”我的口中被大棒占据,发不出声音,只能呜呜的叫唤,疼痛和快乐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他像野兽那样又咬又扯,花瓣好像要被咬掉那样,又疼又麻,从花径里传出的快感又那么狂烈,我吞咽着大棒的小嘴也无法呼吸,好像快要死了一样。四肢百骸像被火烧着那样,却越来越空虚,需要狠狠的占领。于是狠命的舔着巨大,双腿也渐渐的敞开,迎着他的唇舌和手指。
    啊……他的手又伸进了菊花,好疼。口中的大棒被唾液润滑,跟着舌头手指一起抽插,身体的三个小洞都被占据了,我像一个布娃娃一样被师父狠狠的亵玩着。身体愉快和痛苦越积越多,几欲爆炸,最后都随着热流缓缓的冲进了小腹,呀呀呀,又要了……前一黑,下身狠狠的收缩起来
    “嗯……”师父喘着粗气忽的拔出了口中的巨大,“小骚货,差点被你吸泄了”
    身体中燃烧的欲火终于被扑灭了,我被翻过来,眼睛上和手上的红纱也被摘下了。“啊……”温离师父裸着身子,古铜色的身体充满了力量感,好像一头蓄势待发的黑色猎豹,让我不自觉的咽了咽唾沫,
    “小犀儿又想要了吗?
    “温崖师父!”
    原来他早就坐在床边,看着温离师父亵玩我……那温柔如水的栗色双眸好像含着无限的光芒“小犀儿,光看你吃着肉棒的样子,就让为师硬了”
    说罢又抱住了我,对着温离师父说,“阿离,前面第一次的就给你吧,为兄要后面的这个”说着,便将我身子侧过来,从身后拥住了。温离师父从正面对着我躺下,手指又一次插入了已有些微肿的小穴,“呀……”手指的插入唤醒了刚才被压制住的欲望,我的身子又一次空虚起来,我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肩膀,随着他手指的抽插叫起来“啊……师父……快些”
    “小骚货”耳后的低沈声音传来,温崖师父将手指插入了我的菊穴!“啊……师父……啊啊……”我的声音支离破碎,随着他们的手指越发的柔媚。两个人默契般的增加了手指,前面水穴愈加的舒服,后面的菊穴却越来越疼,感官已是一片混乱。
    “差不多了吧”耳后饱含欲望的声音传来,几乎听不出那是我温柔的师父,他们抽出了手指,同时将肉棒放在了穴边。一只大手抬起右腿,巨大的肉棒从腿间伸出来,从花穴胡乱涂了蜜汁,抵住了菊穴,前面的花径也被温离师父的巨大肉棒抵住了。“不要……”他们不会是要同时进来吧……不要啊……这么巨大的,一个都容纳不了,两个分别从两个小孔进来,我肯定会被插裂的。
    “乖宝宝,师父等这一天等了三年,你听听自己淫荡的声音,看你小穴多粉嫩,还没狠狠的插你就湿成这样,要是狠狠的插,一定会更美的”说罢,两个人一前一后开始将肉棒往小穴里插。
    好疼!两个小孔同时被巨大撑开,都要裂了一般的疼。我呜呜的哭起来,抽泣着用破碎的声音求饶,谁知他们不为所动,竟然一个转过了我的头狠狠吸住小嘴,一个埋头进来双乳轮流舔咬。下身的隔着两个大棒仿佛要对穿了我一样,温离师父在花穴中插进了一个头,温崖师父在菊穴口连半个头也没有塞进去……我浑身燥热空虚,渴望着被又硬又大的东西狠狠填满,穴口的疼痛又狠狠的牵扯着肉体的知觉,我忍不住蹭着床榻,滑嫩的肌肤与丝绸磨蹭,浑身一阵颤栗竟然又收缩着泄了。
    乳尖被狠狠的掐住,
    “……浪货……小穴咬的这么近,想夹死我是吗?”温离师父一手掐住我的左乳尖,一只手扶住我的雪臀,狠狠的贯穿了下去“啊!”那是一种撕裂的痛感,仿佛连头都被贯穿了,我尖叫着哭出来,手死死的掐进了他的双臂。
    “乖宝贝……弄疼你了吧,你的小穴太紧了”温崖师父从后面温柔的擦着我的泪水,我却抽抽噎噎的停不下来,下面真的被插裂了吧。与此同时,菊穴的那只肉棒也缓慢的动起来,撑着向里插去。温离师父肉棒插在花穴里不再动,一只手来到花穴上面的凸起处,轻轻的揉捏起来。燥热的欲火随着他的手指堆积在凸起上方,淫靡的几乎夺走了我的呼吸,我又忍不住啊啊的叫起来。前面的肉棒将花穴涨满,越过了子宫的小口直插到里面,将空虚填住,凸起舒服揉搓让我更加渴望一些其他的东西
    “师父……想要”
    “乖宝贝,你要什么”两人的唇舌在我嘴边耳后缠绕,手指也撩拨不停
    “我不知道……”我感受着身体的声音,手竟抓住了菊穴旁的肉棒,温崖师父缓慢的推送进了一个头,正在剧烈的喘息,我带着鼻音软软的说道,师父,你进来吧
    “啊!”又一次的贯穿让我几欲失声,就是这种填满,疼痛却销魂的感受,“呀呀……师父”
    “小骚货,想被我插死是不是”
    “啊啊啊……是啊……插我吧……插死我吧,小穴好饿好饿,想要你们插……”
    “啊……呀……啊啊啊……”
    两只大肉棒同时抽动起来,身体里的欲火猛烈的燃烧起来,已经不能忍受的疼痛和欢愉都让潮水一样涌到了双腿间,我忍不住尖叫起来
    他们忽然站起来,两个高大的身躯前后夹住我,一前一后同时抽动,两只巨大肉棒隔着一层肉狠狠的摩擦,两个一样面孔的英俊男人满眼情欲的看着我……我像破碎的洋娃娃一样,悬空夹在中间,手搂着温离师父的肩膀,脚被温崖师父架在小臂上。突然,头被温离师父狠狠的扭向一边,是铜镜!巨大的铜镜映着我们三个的样子,一个小小的裸身女孩,夹在两个高大英俊的裸男中间,两只巨棒插在前后两个小穴,狠命的抽动,她眼中好像含着水汽一样、将哭不哭,殷红的小嘴还在呻吟,脸上竟是充满情欲的表情。太淫荡的画面,让我羞耻感一下子暴涨,身体忽的一紧,然后淫水喷溅,两个小穴疯狂的痉挛起来。
    “啊,骚货,你要夹死我是不是”
    两个师父不顾我收缩的小穴,更加快速凶猛的抽插,
    那是一种极致的感受啊,那么疼那么快乐,什么都顾不得了“啊啊啊啊啊……”我疯狂的尖叫着,“插我,师父,狠狠的插我,我好欢喜……呀呀呀……又要到了”终于,一阵疯狂的抽动之后,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第003章   师父,不要这样练功呀1(限,高H)

    “用舌头舔!不要光含着”
    “呜呜呜……”
    跪趴在殿内宽大的丝绸床上,含着温离师父的巨大,艰难的吞吐着。他双手抓着我的头,随着他抽插的节奏不停的向下按着,噎的我泪水涟涟,身后的温崖师父肉棒时深时浅的抽插,屋子里不停的我哼哼和小穴被肉棒拍打的“啪啪”声,淫靡的让人脸红心跳。
    “阿离,小犀儿最近一直在床上,是不是该练功房了?”温崖师父满含情欲的声音。“嗯……哦……小嘴吸的好舒服,”温离师父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是该让她练习了,快,把我吸出来,我们去练功房”
    我呜呜的摇摆着头,用力的舔吮着巨大的肉棒,而身后的肉棒抽插忽的加快加深,每一下都挤进花穴里面的小口,顶进子宫,小穴越夹越紧,四肢百骸的情欲涌动起来,“啊……”我又一次高潮了。“小东西”,大手啪的打在雪臀的疼痛,竟然让收缩越来越强,“额……哦……夹的好紧……还没插几下就泄了,师父该惩罚你了”
    “啊……”高潮的情欲让我无力在吮吸,浑身脱力的趴在了温离身上,他们却不放过我,仍然一前一后的卖力抽插,直到自己也到了绚烂的顶点才停下。
    情欲褪去之后,我身子酸麻的不像是自己的,根本没有办法走路,温离师父横抱起我,向书房的方向走去。刚才他们说的练功房在哪?我疑惑到,之前没有去过啊……
    到了书房,温离师父抱着我来到一张山水画旁停下,温崖师父将悬挂画的铁钉轻轻一按,只听得咔嚓一声,然后书柜竟然缓缓的移动开,露出一条通向地下的路。“啊,师父,这是什么时候盖得?”
    “宝贝,我们来的那一天就让御宗的人建了,就等着你可以变成性奴的这一天”
    “师父~”我瘪瘪嘴,还要成为性奴吗?呜呜呜,我这大昌公主做的真够委屈的。温离师父邪佞的牵牵嘴角,抱着我进了通道。
    窄窄的石阶绵延向下,每隔一段路石壁两边便出现一对火把,不一会,眼前豁然开朗。我被师父放下,四处走着环视地宫般的练功房来。屋顶上高悬着夜明珠,发出柔和的光芒,将下面照的一览无余。一张硕大的床在屋子的最中央,床边竟是一个小小的汤池,屋子边上是一个大大的橱柜,架子的旁边是一个仅能躺一人的床塌,再就是一些桌椅。桌子上摆着格式水果,屋内充斥着淡淡的龙涎香味。
    “来,小犀儿,这个榻子是为你准备的……”温涯师父不由分说的抱起我,放在了榻子上。师父,为什么要躺在这练功啊……呀”榻自两边竟然出了两个铁环,我的双手被牢牢的扣在了两边。温崖师父笑的玉树临风,“这就是把你变成性奴的工具啊~小犀儿”
    “啊师父,不要啊……”
    温离师父不知按动了什么机关,双腿的上方啪的出现了两根锁链,他握着我滑腻的小脚,毫不犹豫的将两腿吊在两根铁链上。这铁链如同定做一般,将我的双腿牢牢的敞开,如果不是常年练武双腿柔韧,几乎会被扯断。
    “师父……你们要做什么”


    第004章   师父,不要这样练功呀2(限,H,语言强暴)


    “乖宝贝,马上就知道了”温崖师父仍是一派翩翩君子的模样,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我惊慌失措。两腿敞开着绑在这里是又要做了吗?后来我才知道,跟今天的练习比起来,原来的做竟然算不上什么。
    “我们要怎样对待小犀儿呢?”温崖师父边看着我边说,
    “当然是狠狠的插她的小浪穴,把她的小穴撑开,那花瓣撑到最大的时候,绷得那么紧,淫水流的那么浪,真是好看极了”温离师父抚摸着我的身体,慢慢的说道。
    随着他的抚摸,我潜藏的情欲慢慢露出头来,不由得跟随他低沈冰凉的嗓音,想象自己的花瓣被大肉棒抽插到绷直的样子,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他手过之处也浮起了一阵阵的鸡皮疙瘩。
    “菊花也很可爱,每天被那么粗的肉棒插,竟然还是那么紧,每次插进入都是那么难,菊花的褶皱都不见了,小屁眼涨的像要裂开了一样。”温崖师父边抚摸着我的菊花,边说,那声音温柔多情,好似跟父皇品茶时一般。想到父皇,我陡然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哪里像纯洁娇纵的小女儿,倒像那淫娃荡妇一般,被两个师父插到哭叫,还喊着想要。
    “小浪货,我们还没怎么动,淫水就这么流出来了,你看,都从花穴流到菊花里了,是不是想要了”温离师傅扶着我的双腿,用手指沾了我的淫水,又强迫我舔干净,咽下去。
    “没有,师父……”我忍不住抽噎起来
    “我们的小犀儿哭叫的时候最美了,才13岁就这么会叫床了,不知道以后会浪成什么样啊……小女孩一样的声音哭喊着还要,像小猫那样呻吟,是不是啊宝贝”温崖师父手指抚摸着我嫣红的小嘴,微笑着说出来让人这么脸红心跳的话
    我小穴的水越流越多,已经叫嚣着想要大肉棒插进来。我咬住牙,告诉自己一定不要说,我告诉自己,完全是被他们逼得,我根本不是一个淫荡的人。
    “啊……淫水已经把榻子下面浸湿了,小犀儿想要了吗?”
    “没……没有……不想要……不是荡妇……呜呜呜”
    “小骚货哭什么,唔,你的小穴已经一张一合的了,想不想大肉棒狠狠的插进去,捣烂你啊……小花穴这么美,上面连一根草的没有,花瓣粉嫩粉嫩的,上面这个小珍珠比妇人的还要大……抽插的时候,大肉棒都被你咬的死死的,那穴里面的肉一层层的咬着肉棒,真是极品……小淫娃,明明天生就是性奴”温离师父手指撩拨着小穴,还按压珍珠,我咬着唇,忍住不呻吟出来,但是穴儿却越收缩的越来越强烈,终于在他扯动花瓣的时候,高潮到了,淫水一下子喷涌出来。我不停的抽搐,双腿想要并紧却苦于不能动,连摩擦也做不到了。
    “这么敏感的身子,光是几句话就让你高潮了,还说自己不是荡妇,嗯?”温离师傅捏着我的下巴,冷冰冰的说道
    “没……没……呜呜”不敢多说一个字,生怕在他们面前呻吟出来,难道我真的是一个荡妇,一个天生的性奴吗
    “阿离,温柔点,我们的小犀儿才这么大,要慢慢教才行啊……宝贝女儿,不要哭,师父疼你”温崖师父俯头亲吻我的额头,又用舌头舔去泪水
    “不是女儿……是徒弟呀”是女儿不就成了乱伦了吗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们看着你长大,难道跟父亲有区别吗?你就是乱伦!这么骚的小穴,被两个父亲一样的人同时抽插,还插到高潮,喊着还要,还说不是”
    我呆住了……乱伦,被插到高潮连连,还不断哭叫着想要……这不是荡妇是什么?泪水顺着眼角流下了
    “啊,我们的公主又被你说哭了,阿离,你怎么还是这么不温柔啊。宝贝犀儿不要怕”温崖师父疼爱的吻着我的手,抬头微笑着说道,“快到午时了,我们的犀儿还是先吃饭再说吧,好不好”
    “我还不饿,师父”我怯怯的说,“还是先放我下来吧”
    “不吃东西,那是不是想要两个大肉棒插你?”
    “我吃我吃”
    “这才乖啊”
    “可是这样被绑着怎么吃啊?”
    “乖女儿,师父喂你”


    第005章   师父,不要这样练功呀3(限,H,微虐)

    “师父要喂我么……”
    “是啊,小犀儿,你想要吃什么”温崖师父撩开我脸上的几丝头发,笑着问。
    “水果就好了……”
    “真聪明,师父这就水果多啊,爱吃什么,跟师傅说”
    费力的扭过头,看到桌上的一应水果,我想了想,说,“樱桃”
    “樱桃很好”是我看错了吗,温崖师父刚才笑的时候眼中竟然有一点光芒乍现……就好像小孩子要做坏事一样
    师父转身过去,端来了一盘樱桃。鲜红欲滴的樱桃堆栈在纯白的汝窑瓷盘上,看着香甜可口。“宝贝犀儿,看你这白嫩的身子,比这上好的汝窑白瓷还要玉雪晶莹,真叫人想要狠狠的蹂躏啊……”温崖师父,您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人么,呜呜呜
    “来,吃吧。”
    我乖乖的张开嘴,咬下樱桃。好甜,竟然没有果核,是大石国供奉的佳品吧。但是这个嘴里的还没有吃完呢,他竟然又喂了第二个,“呜……慢点”我赶紧张开小嘴吃掉,他又拿起了第三个……这是什么情况……不会是因为没有喂过别人就这么样吧?还在想着呢,第四个,第五个接踵而至……“呜呜呜”我费力的咀嚼着,还要忙着吃新的樱桃……师父是故意的。
    小嘴几乎被樱桃塞满了,都能感觉鼓鼓的了。
    正在这时……“啊……咳咳”下面的菊花口上竟然有凉凉的东西抵着!我惊的呛了一下。
    “呵呵,小心点,不要把樱桃吐出来啊……不然师父会惩罚你的”温崖师父又拿起来一个樱桃……
    正在同时,温离师父正在用一个白玉一样的东西抵着我的菊花。那东西比他们的巨大稍细,但是对于没有湿润的细小菊花来说,还是太粗大了。就这样要被一个冰凉的东西插进去了吗?想到这,羞耻感和强烈的空虚轰的一下子袭来,我呆呆的怔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乖,吃”又一个樱桃来到了鼓鼓的嘴边,呜呜呜,被棍子插的同时还要吃吗?温崖师父的脸一下子伏到我的面前“乖──不吃师父要生气的啊,师父生气会很吓人的……”这时候菊花一紧,呀呀呀,那个冰凉的东西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润滑过,已经插进去小半个头了,面前的樱桃还高悬着,我忍住想要尖叫的欲望,又一次含住了新的樱桃,费力咀嚼,“呜……”
    后面已经插进去一个头了!
    惊讶之下,口中樱桃的血红的液体从口角处流出来,蜿蜒在白雪一般的腮边、脖子上。“小嘴吃不下了吗?”温崖眼中喷射出了像火一样的欲望,眼睛微眯,“这些都要咽下去知道吗?不然师父会狠狠的惩罚你的,嗯?”然后又忽然温柔的笑起来,“现在要喂喂那张小嘴了”
    后面的玉棍已经插进菊穴了,并没有抽动,菊花里就含着像吞了一个巨大的石头一样,酸涨的很难受。然后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菊穴里升腾起来,心里忽然咯!一下,师父往玉棍上擦了春药!
    嘴巴被鲜红欲滴的樱桃填满,菊穴也被涂抹了春药的冰凉大粗玉棍插住,双手被牢牢的锁在身体两侧,双腿也被高高的悬吊起来,小穴和菊花都敞在了两个向父亲一样看我长大的师父面前……这是怎样一副场面
    忽然,花穴也碰到了冰凉的东西,我抬头看,是樱桃!师父竟然端着盘子站在吊起的双腿中间,往花穴里面塞樱桃!呀呀呀,太淫荡了,我竟然正在承受着没有办法想象的淫荡的对待!
    “呜!”
    顺着刚才流出的淫水,一颗红润饱满的樱桃就这么被师父推送进了花穴。


    第006章   师父,不要这样练功呀4(限,高H,虐)

    “犀儿果然是个小浪货啊,你看我这颗樱桃才塞进去半颗,小穴竟然把另外半颗吸进去了!太淫荡了!”温崖师父好像非常满意,“小犀儿也想看看吧……等你在吃下去十颗樱桃,师父就奖励给你看”
    “呜呜呜”听到师父的话,我吓呆了,小穴还要吃那么多樱桃吗?那么窄小的地方怎么能装下这么多的东西?会被塞坏掉的!但是嘴里还有这么多樱桃,我努力的咀嚼,想要尽快说出话
    “小荡妇,嘴里含着东西都吃不下了,小穴还在吃,屁眼里还插着这么大的玉棒,简直是太骚了!”温离师父眼睛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样,一下子来到我的面前,嘴角一挑,“师父帮你”
    呀!温离师父的两根手指伸进小嘴里来了。嘴里本来就塞满了樱桃,他修长的手指伸进来后愈加的紧绷。
    “犀儿”,温崖师父从双腿中间抬起头来,微微的笑,“记住我说的话,樱桃要全部咽下去,嗯?”
    啊啊啊,温离师父竟然在我的小嘴里抽插他的手指,我紧紧的含着樱桃,生怕掉出来收到惩罚,可是手指一直在抽查,我只能死命的含着它。
    “啊……小骚货,小嘴也含的这么紧,舌头还拼命的乱舔,真想马上插死你!”温离师父不停的抽插手指,樱桃在口中已经被他插烂了,鲜红得汁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我的嘴已经被插得酸了。
    啊!小穴又被塞进了一颗樱桃。
    “乖女儿,看你的小穴多紧,樱桃放进去竟然被夹碎了,简直是极品啊”说着话又塞进去了一颗。不要啊,小穴好涨好凉,师父为什么还要塞,呀!又一颗,啊啊啊……菊花里的玉棒竟然自己动起来了,好痒,全身都开始发痒了。
    “怎么样,师父命人为你做的玉棒喜欢不喜欢?你看,它感受到你的欲望,自己就开始动了,欲望越深动的越快,你自己看看,自己到底是多骚的一个人!”温崖师父还在向小穴里塞樱桃,快要涨死了!
    温离师父狠命的在小嘴里抽插手指,温崖师父还在往小穴里塞樱桃,菊花里的大玉棒越来越快的抽插,强烈的欲望渐渐的弥漫了我的全身。想要被填的更满,想要被狠狠的插进,想要尖叫着高潮,那种渴望已经没有办法克制了!
    “啊,乖女儿,小穴吃了这么多樱桃!真漂亮,小穴已经被撑的这么大了,淫水流出来的时候都是红色的,真棒!师父奖励你”
    温崖师父走到一般的柜子旁,扳动了一个按钮,“咔喳”几声过后,屋子里竟然多了那么多的铜镜,围绕着塌子竟然有四面,啊!头顶上也悬着一面,我看着头顶上的镜子,在镜子里面的小女孩,小嘴被冷凝的男人手指抽插着,红色的汁水顺着嘴角蜿蜒流下,雪白的脸上、脖子上、肩膀上到处都是红色的汁水,淫靡到了极点。一个巨大的玉石在她的双腿间快速的耸动。
    啊……太放荡了,这个人是我吗?
    “嗯,嗯……啊……”嘴里的樱桃已经尽数捣烂,汁水也流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温离师父的手指还在不停的抽插,我开始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温崖师父走到腿边,一下子把我的右腿抬高。“乖女儿,快看这里,你的小穴含着这么多樱桃,多么漂亮啊”
    我侧过眼,看到镜子里露出的双腿之间,只见那白嫩的花穴被无数殷红的樱桃撑的满满的,淫靡的蜜液与挤烂的樱桃汁水不停的往下流,一些已经顺着不停抽插的玉石棒进了菊花里。“啊……啊……”温离师父抽插的越来越频繁,我菊花里的玉石已经飞速的抽插,浑身燥热又饥渴难耐,我迫切的希望小穴被更大更硬的东西填满。
    “想……要……”我终于说出了口。
    温离师父将手指从口出拔出来,我咳了一下,雾气蒙蒙的眼睛看着温崖师父,“我好热师父,我好……想要”
    温离师父放下了腿,任它被铁链牵着左右晃动,他来到我的小穴前,用手指按住了珍珠,缓慢的揉搓,“乖女儿,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被插进去”
    “被谁插进去?告诉师父,不然师父怎么知道要用什么插呢?”还在用力的揉,“呀……被师父……插进去,狠狠的……呜呜呜”
    “要插裂也可以吗”
    “嗯……呜呜……求你,师父……不要……啊……”
    师父竟然直接把大肉棒向在充满樱桃的小穴那里,呀呀呀,太大太粗了,没有放东西都插不进去的小穴,怎么还能这样塞满了被插呢?啊,大肉棒的头狠狠的顶着樱桃,汁水顺着肉棒流下去了,樱桃都烂了!“啊,师父!进不去啊……太撑了”
    师父狠命的将肉棒往小穴里塞,里面越来越挤,小肚子都开始涨起来了。
    “呀呀呀,师父”
    “小骚货,叫爹爹”
    “啊,爹爹!那个樱桃要进去了呀,爹爹,饶了我吧,我快涨死了……啊啊……”
    温崖师父粗重的喘息,双手按住我的胯,狠命一撞
    “啊!”眼前白光闪过,我尖叫着一下子高潮了。
    大肉棒完完全全进入了,小穴满的要涨裂,连子宫里塞满是捣的樱桃肉了,小穴狠狠的想要收缩,却因为被完全撑满再也不能动了,只能死死的含着大肉棒,浑身不住的颤抖。

    第007章   师父,不要这样练功呀5(限,高H,虐) 

    疼,小穴想要完全裂开一样。但是疼痛有多深快感就有多深。那爆炸似的饱胀感让我浑身不住的痉挛颤抖,连雪白的脚趾头都蜷缩起来了。头脑处于模糊的状态,没有任何思维了,只狠狠的夹紧小穴,绑着两只雪白玉腿的铁链都微微的抖动起来。
    “啊……”
    师父竟然握着我的雪臀,继续狠狠的抽插起来。
    “师父,好撑……啊……”小穴里装了那么多樱桃,糜烂的果肉包裹在师父的肉棒上,陷入子宫的小缝口里,让我的喉咙都像被堵住一样。
    “求你……让樱桃……出……来……啊……”
    “小骚货,小浪穴无论怎么插都是那么紧,看看你能放多少东西……”
    “啊……啊……师父……呜……啊……”真的太饱了,那大大小小的樱桃肉被师父的肉棒紧紧的堵在了里面,不停的拍打研磨,我想收缩穴肉挤出一些,但是绷得太紧,也塞得太紧,只有殷红的樱桃汁伴着蜜液在“啪啪”的拍打声中淫靡的蜿蜒而下,湿润着菊花里疯狂抽插的玉石大棒。
    “啊……小骚货……夹得我好紧、真舒服……用力夹,浪货……”
    “啊啊啊……”他掐住了我的两个乳尖,小穴受不住的再一次痉挛了,高潮又到了。我剧烈的喘息,师父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啊……小骚货……夹得我要射了……我要把精液喷到你的小穴里,把所有的缝隙都充满……啊!”
    师父身体忽然绷紧,双手疯狂的握住了我充满斑斑点点掐痕吻痕的乳房,一股灼热的液体喷射到了小穴里。那液体一波一波的喷射着,顺着窄小的子宫口尽数射进了子宫里面。我的蜜液也控制不住的狠狠喷射出来。整个小穴连同子宫,被死死的充斥,再无一点缝隙……
    “啊!”我声嘶力竭的叫起来,师父的巨大喷射完以后,竟然又开始暴涨变硬,比之前还要粗大!
    “不行了,师父……啊……我要死了……要撑死了……小穴好紧……呜呜呜……含不住了”无法形容的暴涨感,肚子都鼓起来了,像是有了身孕一样。我呜呜的哭着尖叫着,这种极致的暴涨感已经不能用语言形容了。
    不要!师父竟然用他的大手按压我的小肚子!
    “呀呀呀……”又一次无可救药的高潮了。这种极致的痛苦带着极致的快感疯狂的掠夺了我所有的理智,双眼紧闭,小嘴像离水的鱼儿那样开合,却发不出声音,口中的津液不受控制的沿着嘴角蜿蜒而下,与刚才殷红的印记交织在一起。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一幅多么淫靡的画面。
    大脑完全被灿烂的高潮占满了,我在余韵中受到师父猛烈的抽插,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了那疯狂似的快感中。
    “喔……小荡妇……又泄了!嫌自己的小骚穴不够满是不是,”
    “师……父……”
    “要师父怎么样?”
    “犀儿要师父用……用力……呀”
    “骚货,欠操的骚货,我要插死你,让你的小穴把樱桃都吃掉!”
    “啊……好饱……啊……啊……快被师父撑死了”
    双手握着雪白的翘臀两侧,肉棒在充满果肉蜜液和自己精液、还不停因为高潮痉挛的紧闭小穴中猛烈的抽插,师父呻吟的声音越来越淫靡,终于,他的身子猛的绷紧,又一次喷射出炽热的精液来
    “啊……荡妇……我要让你的小穴充满精液……,啊……”
    一波又一波火热的精液喷射在小穴里,我身子忍不住开始紧缩,忽然师父拔出了肉棒
    “啊……啊……啊……”无法想象的高潮猛烈的袭击了我,小穴疯狂的收缩,向外推挤着樱桃肉、蜜液和师父的精液。师父竟然低下头,用嘴狠狠的吸住了我的小穴!


    [ 此貼被躺僧吸舔取精在2016-09-19 18:15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