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五章:快叫大夫】【作者:美腿阿姨】

    时间:2018-02-11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8-2-9 20:31 编辑

      【三国之女骑天下】【第四章:你方唱罢我登场】【作者:美腿阿姨】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美腿阿姨

            第五章:快叫大夫

      张燕儿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位使者,她似乎有些疑惑更多的是不可思议,她捏着下巴来回踱步。

      最终她停了下来,还是试探的问道:“让我伏击匈奴的右贤王部?

      那个包着黄巾的使者说道:“正是。”

      张燕儿听完呵的一声笑了:“哼,你家大贤良师倒是看得起我。南匈奴右贤王部,部众十五万人,其中青壮八万皆为空弦之士。匈奴无分南北皆无出其右者。去年朝廷窦大将军领兵出征损兵五百,折将校尉三人,大将一人。斩南匈奴巴特鲁(勇士)一千八百。咱们就按着朝廷堂报所言。那么南匈奴的右贤王部还剩下七万余勇士,不可小觑啊。”

      黄巾使者:“账面上的数,咱们都是内行人说这些也都没意思。长大当家莫非是在和在下开玩笑吗?

      张燕儿一听不由来了兴趣说道:“哦?看来您把塞外的事了然于胸算得一个内行了?”

      使者微微一笑,英俊的笑容中充满了自信。他一拱手说道:“既然燕儿姑娘要在下讲两句,那么就只好让燕儿姑娘见笑了。右贤王部去年大战中实力未损您说的不假。但他们战后的损失确实极其严重的。”

      张燕儿:“此话怎讲?

      使者:“燕儿姑娘可能只是截获了朝廷的堂报与邸报所以说的都是斩首数量。单从斩首数量而言不但不要说重挫右贤王部实力,就要说那北宫伯玉会因为损失那么一点人马而心疼都不至于。可关键性的东西往往不会出现在堂报和邸报之中的,那就是缴获。”

      张燕儿:“缴获?缴获不是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吗?”

      使者:“您说的是人头,而在下说的是牛马。”

      张燕儿猛然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那个感觉很模糊于是便继续说道:“哦,你且细细说来。

      使者:“是,遵命。其实草原之上安身立命者一为刀枪,一为牛羊。而仔细想来,在草原人刀枪无非扞卫牛羊的工具而已。旁的不说,单说匈奴人的打草谷,看似攻城略地掠夺大量金银细软。可那些在草原人那里又有何用?丝绸不及皮毛可以御寒,结实。美酒不如烈酒可以御寒。珍玩字画哼哼,还不如牛粪还可以点火烧饭。”

      张燕儿:“呵呵,那草原人就不会开放贸易?

      使者笑道:“呵呵,那贸易对草原人而言更是鸡肋。草原人需要的是盐,铁,茶,三样而已。可这些在互市里仅有一些简单的器皿,少量的粮食,以及少之又少的茶叶。非是那些商家不愿交易,实在是这三样东西被朝廷管制,一旦大量囤积,一个囤积居奇的帽子扣下来那些商家就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互市就只有面粉包裹着茶叶的茶饼,那些粗制滥造的大铁锅,以及咸死人不偿命的粗干粮。可就是这些都是牧民赖以为生的资源。可伴随着去年的开战,朝廷下了严令不许粒米,寸盐,半叶茶,以及一块铁流入匈奴。您可以派人去看看今年互市中匈奴市(市场),今年的盐铁茶已经降了六成。别说是打草谷,就是北宫伯玉屠了蓟城占了幽州也拿不到多少。而且更重要的是去年窦大将军少了右贤王部放牧的草场,掳掠牛羊不计其数。去年一个冬天下来,右贤王部连饿死带逃走只剩下两万余人。而且大多是跑不了走不动的老弱妇孺。右贤王部已经是一个空壳子的纸老虎而已了。

      张燕儿一听哈哈大笑道:“如果真是如此为什么你们不动手,反而要假手于我?

      使者:“因为大贤良师不相信的话。

      张燕儿一听才坏笑着说道:“呵呵,你这个使者居然用连你家主上都不信的话来匡我?

      使者:“在下绝无虚言,在下可以与姑娘同去夜探右贤王部。”

      张燕儿越听越觉得有趣,于是便说道:“你看我这个黑山如何?”

      使者:“兵强马壮,如果天下大乱正好可以借此基业成就一番大事。”

      张燕儿:“哦?那你不如你就别回去了。就住在我这里,当我的军师如何?

      使者:“不过在下并无婚配,恳请燕儿姑娘赠我一段姻缘。

      张燕儿一听笑着拍拍手说道:“我当是是什么大事。这黑山之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女人。这九洞十八寨之内原本就是我们这些边塞的寡妇们聚寨以自保的。说吧,你看上谁了。我做主一概准了。对了,你这个家伙着实有趣。告诉我你叫什么?

      使者:“在下刘备字玄德。

      张燕儿:“好啊,刘玄德。你告诉我那个姑娘的名字。我叫你新娘子过来。”

      刘备:“燕儿姑娘大可不必如此麻烦。我所爱之人就在这大殿之上。”

      刘备一语之后,大殿上所有女人一时间各个面面相嘘搞不清谁才是刘备所说的那个人。她们大多是妙龄守寡,看到那刘备英俊的模样不由心中那些小鹿开始躁动了起来。

      张燕儿一看平日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姐妹们竟然如此失态不由有些不悦。她“咳咳”低声咳嗽了两下所有人才微微敛起模样。

      张燕儿干笑了两声说道:“好你个刘备真是好毒辣的眼睛,今天可是九洞十八寨的美人儿都齐聚的日子。这样吧,我看我这些姐妹里喜欢你的人也不少,今天我也就充个成人之美的君子。你今天喜欢几个,只要那个姐妹乐意她就是你的婆娘如何?”

      刘备:“此时还真真是离不开燕儿姑娘的成全。但我只爱一人。”

      张燕儿笑道:“不错,不错是个痴情的种子。说吧是谁,这次不管她满不满意,我直接帮你准了。说名字吧。

      刘备:“张燕儿。”

      张燕儿:“喊我做什么。”四周张燕儿的姐妹低低的笑着。

      刘备:“我说的是张燕儿。”

      张燕儿终于反映了过来,她大叫一声“你”,随后四周围的女将纷纷兵刃在手。

      张燕儿说道:“好样的,我自及笄(15)守寡至今已经五年有余。尚无有人敢与我婚配。你要娶我也行先陪我过上两招。

      刘备:“娘子请。”

      张燕儿一听羞得满脸通红大叫道:“好个淫贼。看招。”说着一颗斤标势大力沉的打了过来。

      斤标沉稳可破重甲,一旦击中断无生还。可刘备拿起宝剑一弹居然将那颗飞速前行的斤标一下挑飞了。

      张燕儿一看不由心中暗叫了一声好。因为她苦练斤标的第一步就是接标。练习接标有个口诀“一年躲,十年抗,一辈子夺”这句话是说学躲标是最容易的,因为只要距离够远,沉重的斤标就会飞的很慢,所以一年可以学会。而抗标就是以武器将斤标打飞。这招学会只能靠不断的苦练,因为斤标势大力沉,所以和兵器交接的一瞬间就要以敏捷的反应瞬间感觉发标者的力道,运用巧劲把斤标弹出去。而躲标则是少之又少的事。刘备弹了这一标,虽说张燕儿原本这一标虽然含怒,可张燕儿原本就有惜才的意思自然不会想要杀他。可张燕儿武艺高强自然并不是一般什么人都能躲得过,弹得开的。

      所以在斤标被弹飞的一瞬间,原本看着刘备并不讨厌的张燕儿心中就已经有了几分欢喜。可她碍于寨主的面子还是死撑着说道:“好你个刘备。本寨主看你是个人才赶快磕头赔罪。我可以饶你一命。不然我可就让你试试我的功夫,你若是在我手下过得三招我就嫁你。

      刘备:“娘子,请赐教。”

      张燕儿一听心里不由乐开了花,她说那话的时候生怕这个叫刘备的家伙会临阵退缩。毕竟刚才虽然那一标被刘备弹飞,但她也看出刘备的功夫和他差出很多。而刘备也自然是心中有数的。

      张燕儿大叫一声,一杆长枪带动着一股强烈的飓风猛地砸了过来。刘备赶忙躲开这一季猛攻。可一枪砸在石桌上,一瞬间竟将那巨石雕琢而成的石桌崩裂为两段。

      巨石的崩裂带起一片片碎石飞出,其中一片砸在刘备的胳膊上竟然将刘备的胳膊打得瞬间血流如注,就连他的宝剑都“当郞”一声掉在地上。

      “快捡起宝剑啊,让我打两下。很酷似就会过去的。你坚持一下,我就是你的。”张燕儿心中祷告着。

      刘备似乎也听到了爱人的祷告,他试了试右手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于是他换左手拿起了剑。

      张燕儿一看竟然兴奋的说道:“好,好样的。你放心……我……”张燕儿自觉失言赶忙把脸一扭气鼓鼓的说道:“你放心,我肯定给你留个全尸。

      张燕儿不想说这个自然是傻子也听得出来,于是所有的寨主和洞主赶忙纷纷上前拉住张燕儿一个个纷纷解劝。

      张燕儿似乎感觉不打三下似乎很没有面子于是说道:“好吧,既然刘备你刚才说要娶黑山上的女人,我答应了你可以随便娶一个不管那人同不同意。那么我张燕儿言而有信,愿意嫁给你。可三下之约也要算数,刚才你吃了我一招,我便答应了与你圆房,你再吃我一季我答应为你生儿育女。吃我三季我允许你纳妾。”

      刘备苦笑道:“娘子请再来过。”

      张燕儿一听心中大骂:“好你个得陇望蜀的负心贼肯定是要拼了性命也要纳妾的混蛋。好啊,我这就一枪捅死你,大不了接着当寡妇。”

      想到这里张燕儿就大叫一声分开众人,随后一脚踹在刘备心窝,这一脚下去刘备居然飞出十几步直接吐血趴在地上。

      张燕儿得意洋洋的走去看着趴在地上咳血的刘备,煞有介事的说道:“刘备,让我再来一招吧,挨了这一招你就可以纳妾了。”说着张燕儿已经在双手用足了十二分的力气随时准备砸死这个负心人。

      刘备:“娘子误会了。娶妻自然是要生儿育女的。至于纳妾,我刘备有娘子一人足矣……

      刘备一边咳血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他的气息似乎很微弱以至于到了最后竟“噗通”一声昏倒在地。

      张燕儿刚刚还在生气,可一听刘备的告白,一瞬间竟然被害羞,自责,以及愧疚充斥,以至于她的心里就好象打翻了五味瓶一般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这着实不怪张燕儿太单纯,只是古代原本就信息闭塞没有爱情小说以及肥皂剧,而古代的男人又比较保守不愿意对自己的女人表达心意。可张燕儿还偏巧是个尝过人事而守寡的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寡妇听到了如此的深情对白自然是再难以把持,她整个一颗心都被刘备握在了手心里。

      可现在刘备倒下了,满脸是血的倒下了,这一下几乎吓疯了张燕儿,张燕儿美目中充满了惊恐。她杀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可她却第一次如此恐惧。这恐惧甚至超过她第一次杀人。在那一次村子里生着熊熊烈火,她的身边倒着她的丈夫,她的身上还有一个被她一剪刀插死的匈奴人。那一次她好害怕,但她没被吓哭,反而是将自己藏了起来。而这一次她竟然一边手足无措的大哭了起来。

      张燕儿:“快……快叫大夫来。

      刺史府内的刘虞捂着下体也哭闹道:“啊……快……快叫大夫来……那个贱人咬我……呜呜呜……”

      张飞私宅内

      我已经恶狠狠的扭过他的手臂说道:“好你个张虎头,还那个蜡烛。是不是要给我滴蜡油。快说。”

      张飞:“没,没有。蜡烛只是我起夜照亮的。”

      我:“还不老实。”随后手里微微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张飞便在床上发出杀猪一般的哀嚎:“快……快叫大夫来,我……我的手……苏大小姐要谋杀亲夫了。”

      曹操:“阿嚏。

      曹洪:“兄长可是受寒了。前面有个馆驿可用在那里找个大夫?

      曹操:“无妨。

      夏侯惇在屋里给自己妹子,夏侯兰擦着药酒。

      夏侯兰:“哥,你的药酒臭臭的,要不你还是给我叫个大夫吧。”

      夏侯惇:“闭嘴,我可比那些野郎中强多了。”

      夏侯兰:“可是好臭啊。”

      夏侯惇:“不想留疤瘌就别乱动。唉……别动。再动你毁了容张虎头可就不要你了。”夏侯惇无心的一句话,居然让自己的妹妹忍着剧痛一动不动了。这是平日自己总嘲笑妹子的话,今天本不想说出来的,因为那个张虎头太绝情。可此时的妹妹居然没有大哭,反而是怪怪的在那里忍受着药酒剧烈的刺激而一动不动。这药酒的刺激夏侯惇是亲自领教过的,那种疼痛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夏侯兰也并不回头,说道:“哥,你别怪虎头哥。我乐意。他打我我也乐意。”

      夏侯惇在心里说道:“看来我必须把那个妖女抢过来。恩,是的。为我妹妹我一定要把那个妖女抢过来当老婆。恩,对。就是这样。哎呀……不对,应该早点叫个大夫来看看的。我好像真的搞不定。
                               
                   【未完待续】

                   字数:3825